主页 > G潮生活 >我推荐在家人修持準提咒,这个法没有太特别的限制,只要相信便可 >

G潮生活

07-10

我推荐在家人修持準提咒,这个法没有太特别的限制,只要相信便可


325点赞

570浏览

我推荐在家人修持準提咒,这个法没有太特别的限制,只要相信便可

有一位中南美洲的弟子,他原本是一位无神论者,但来讲堂学习之后,慢慢地耳濡目染之下,他也看了一些翻译版的佛经,偶尔会提出一些问题请问,渐渐地他也想要持咒。一开始我教他唸诵观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,他一听之后马上讶异地说道,他从小便听过这个咒语,是他的祖父母辈常常在唸诵的一个句子,但当时年纪小,也就不以为意,现在听到老师所传的他特别有感觉。原来在过去中南美一带的原始土着所唸诵的咒音,其实便很接近这六字大明咒,也是六个字,据说他们觉得特别有感应。后来我也传授了他準提心咒,他也就每天随兴地唸诵。由于他曾经是一位驻美的特派员,有一次他到美国出差,在夜中出外购物,没想到碰到三个黑人要抢夺他的财物,他在情急之下竟然口中不断地唸诵準提神咒。说也奇怪,这几名原本要洗劫他身上财物的黑人竟然改变了初衷,竟讲些不着边际的话语,甚至最后也跟这名学生劝告说这条街不安宁,希望他以后晚上不要开车经过这个地段,否则很危险。这件事情就这样让他平安地度过了。

还有一次他说道,在往后的日子里,他在一场晚宴中,莫名其妙地遭逢到黑帮分子起了纠纷,其中一方拿起身上早有準备的手枪疯狂似地射击。这位弟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惊吓住了,他本能的反应也就自动地一直唸诵準提神咒,祈请準提菩萨加被。其中有一颗子弹竟然从他的左耳髮际滑过,打中了邻座的一位白人,送医过程中不治而亡。这件事情发生后,过了几天他特别买机票飞来台北看我,请求皈依……。

在我个人持诵準提法门的过程,以及所传授过的学生当中,若要特别去讲述感应的故事及神蹟,那真是可用斗量筲计、无法胜举来形容。但我也经常告诉修持準提法门的同修们,当初佛陀在传授準提神咒时,目的并非只是要修行人获得感应神通而已。在这末法时期,正法即将隐没的时刻,能值逢此如意胜宝已是现代人的福报,但是如果有注意到《準提陀罗尼经》里面,也有谈到这部大陀罗尼经是所有往昔一切佛已经宣说过,对于未来的一切诸佛也必然会宣说,当今的佛也正在演说。演说这个法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要利益一切众生之所需,但最重要的便是要让所有一切众生都可以成佛!即便是过去世未有累积资粮和福报的众生,哪怕他是无有根器,对于什幺是菩提心都搞不清楚,但是只要他有信心以及因缘听闻到《七俱胝佛母大準提陀罗尼经》者,他也是可以获得正等正觉。

如果有人在一切时一切地,都能够观想準提菩萨和心咒,这些众生也可以获得不可思议的成就。这部经典及咒语就是如此地殊胜,所以许多众生修持此法之后,皆获得亲见十方诸佛的境界。我之所以多推荐在家人修持準提咒,原因是在于这个法没有太特别的限制,也没有要求一定要受戒、茹素、吃斋,也没要求出家或在家,只要相信便可以持诵。所以如此独树孑立于世的殊妙法门,若非有宿世因缘,绝难遭逢。但由于此法传宣多劫,我所看过的準提菩萨法相虽各有异别,有些是双臂,有些是四只手臂,也曾经看过二十几只手和三十几只手,乃至于近百只手的準提圣像,修学的人不必太执着于此。在密部,所有本尊法相、法器、颜色、装扮各有不同,其目的乃是一种表法及示现,例如四臂观音的意思便是慈悲喜捨的俱足,其他类推。

约莫在民国六十几年,这段期间我经常和我的族兄往返于新店木栅地区,参访一些修道人士,这其中有道、也有佛,因而见了不少人物。有一年的冬至过后,族兄透过当时在中山区开设诊所的施博士介绍,认识了一位在台湾的龙门派传人,当时他把在大陆所学南宗的一些典籍重点集结成册,準备出书。我的族兄因为对道家修炼也算是颇有深入,因此向我提及此人,并问我是否有兴趣一起前往拜会这位年近古稀的大陆籍人士。

那时候学校的课业不算繁重,再加上我对于仙佛之道有兴致,因此也和他去参访了数次。在这数次的访问期间,我顺道请教了这位老前辈关于《阴符经》和张紫阳仙人的《悟真篇》,以及《金丹真传》跟《入药镜》……这些仙道的典籍。这位前辈看我还不及二十岁,就能够提问他这许多道家极为深晦的问题,他颇为惊讶、好奇地问我:「这些问题,许多老参也未必可以找到门路,甚至于连下手之处也毫无着落,你一个十几岁毛孩怎幺连『活子时』等等这些必须要有实修经验的人才会知道的矛盾之处也了解?你这个时候应该是忙于学校课业的年纪,怎有时间去阅读这些课外书籍?而且还是这幺偏门的问题!你有师父吗?」由于正处青涩时期,少不经事、褚小杯大,不是那幺谙熟世事,当时我并没有考虑太多,就直接告诉这位长者我的师承和前面几年所学的经过,也深入的研究?」因为那个时候我正深切地每天持诵观世音菩萨相关的名号或咒语,因此对于和观音菩萨相关的资讯,我都极感兴趣。

「是的,我早期虽然每天打坐守丹,可是也习惯每天修持观音菩萨的课诵。过去我曾经在四川的五郎庙认识一位师父,他传授了我观世音菩萨的《消伏毒害陀罗尼咒经》,这部经最精华的部分就在于修持的这一段。要持诵『南无佛。南无法。南无僧。南无观世音菩萨摩诃萨。大悲大名称救护苦厄者。』要唸三次——面向西方,三称、三唸、三顶礼,最后专注心意观注在面前的观世音菩萨,然后双手合掌唸诵偈语。这偈语的内容是『愿救我苦厄。大悲覆一切。普放净光明。灭除癡暗冥。为免毒害苦。烦恼及众病。必来至我所。施我大安乐。我今稽首礼。闻名救厄者。我今自皈依。世间慈悲父。唯愿必定来。免我三毒苦。施我今世乐。及与大涅槃。』当时我身染重病,寻遍了整个成都城都没有办法医治。那时碰到了玉成法师刚好在五郎庙为人布施看病,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姑且一试。当时法师看了看我,然后说:『你这个是宿世所带来的业障病,非药石可以医治,只能靠佛菩萨加持。你就虔诚地每天跪唸观世音菩萨,必有感应。』此外,法师还特别慈悲地传授了我如何唸诵十方诸佛救护众生神咒—— 爹 雅 他 ……

「我从那时起,几乎时时刻刻都唸诵着观世音菩萨,也唸诵着法师教我的偈与咒。就这样,过了三个月不到,我身上所有的疮毒都不药而癒。这真是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救度了我,也医治了我,否则我从早到晚身上奇痒无比、遍体鳞伤,疮汁沾满整件衣裳,经常触目所及都是血迹斑斑,到了夏天更是痛苦不堪,而且时有恶臭,让自己颇为难堪……此后,我便虚心地研究观世音菩萨的事蹟,也经常发心印赠《心经》与人结缘。为了感激观世音菩萨的大威德力量,我每天发愿抄写《心经》迴向给和我同样遭受病毒折磨的众生,不知不觉也已经有几十年了。如今,不要说皮肤的毒瘤未曾复发,就连感冒都很少发生,这是我个人的一段遭遇,今天就说给小老弟结结缘吧!」

过去在亲近老和尚的期间,经常听闻到民初一些佛教艺文人士的轶事,彷彿还记得老和尚曾经提及,他早年在宁波和弘一大师以及夏丏尊老居士等的一些片段因缘。那段期间老和尚经常出入于宁波周边大小寺庙,弘一大师在七塔寺曾经小住过一段期间,夏丏尊居士也在那段时间经常去探视弘一大师。就这样,老和尚便和这些菩萨们有过数次会面的因缘,同时也认识了丰子恺先生,丰子恺先生曾经因为他的漫画集内容事由请教于老和尚。

对于弘一大师的印象,老和尚提到的是:「这位和尚不简单!早年留学日本,从事艺术工作,娶了两位老婆,一位中国籍,一位日本籍。但是后来受了夏丏尊的薰陶,接触了佛教,体悟到了无常,之后生起了出离心。当时日本太太带着小孩渡船,花了极长的时间来到中国弘一大师出家的寺庙,执意要见他。无论日本太太如何地央求,弘一大师始终不肯见面,只叫人告诉她说:『从前的弘一已死,不要再眷恋了!』这种断然出尘的决心,一般人是做不到的,甚至于会有极大的痛苦挣扎,可见当时他是下了多大的决心。」老和尚说他所看到的弘一,平日里就是一袭补了又补的衲衣,日中就是一食,吃的食物不是白菜就是萝蔔,长年用来遮盖身体的就是一单破旧的蓆子和棉被。平日话不多,总叫人一心唸佛或持诵观音圣号。他的生命里除了自己,就是菩萨。

根据老和尚的认识,夏丏尊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支持过五四运动,也曾经在一所中学里主掌学校一切事宜。由于他认识当时的着名学者——朱光潜和朱自清等人,透过他的关係,还请了他们一起合作帮忙执教。据老和尚的说法,夏丏尊老居士在抗战期间参与了多项抗日救国的活动,也编辑了和抗日相关的报纸,自己担任主编。由于抗日活动过于激烈,他曾经被日本宪兵队囚禁一段时间。在这段时间当中,他的身体健康和心理状态都受到了严重的残害,幸好他有一位来往频繁的日本朋友,透过关係把他保领出来。只可惜出狱以后由于身心未能适应,没有多久就与世长辞。不过在他往生之前,夏老也曾经多次和老和尚茶谈过,原来他对于佛教和经典也颇有深入之处。他们经常谈论到《金刚经》、《圆觉经》……等经文的内容,也由佛经聊到当时的佛门现象。

夏丏尊曾经语重心长地对老和尚说:「当今世界,对于戒律完全能够把持守护很好的,我看只有弘一法师一人。虽然他出家最后的临门一脚、临门一推,也是我夏某人,但你想,昔日的一位风流才子,对于琴、棋、书、画无一不精;这幺有才情的特出之士,对于思想政治也有精闢的见地,批评时政时那股激昂、捨我其谁的气概,影响当时一批士子颇深;所作的歌曲中,也很清楚地看到他爱国情操的深切。这样的一位人物,说出离就出离,世上绝未有第二个人可以如此!不但如此,他圆顶出世之后,与所有相关人事物完全地断离、捨弃,这种大魄力从未见过!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尊敬的一人。这不仅是我个人的看法,你也可以问问丰子恺等人他们的想法是否跟我一样。」

相关文章